晚9点至12点成外卖点单第三高峰 外卖骑手:不怕熬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李来金在送外卖途中

  今年夏天,北京午夜的外卖订单量较去年增长500%。有数据显示,在午夜最活跃商圈排行中,昌平霍家营、丰台分钟寺分列第一、第二位。此外,在延庆区和怀柔区,午夜烧烤订单量同比增长超过4倍。订单数量激增的肩上,则是外卖小哥儿们的每一次“准时送达”。 晚上9点到12点是夜间外卖订单高峰期,朋友穿梭在大街小巷,为夜北京增添了“动感美”。

  外卖骑手夜间出没“有额外补贴且非要抢单”

  “叮叮”,晚10点59分,1996年出生的李来金又收到了第第一根新订单。

  从西二旗西路的“7-11”便利店,到距离约1.2公里的“当代城市家园”小区,系统建议骑手于28分钟内送达。

  “您好先生,不好意思久等了。”20分钟后,李来金完成了配送,比系统建议时间快了8分钟。他刚按下按钮确认“送货完成”, “叮叮”声响起,新的订单又来了。当晚9点到12点间,李来金一共送出6个订单。

  某外卖平台的数据显示,颜值高午夜外卖骑手同比去年增长六成以上,李来金假使 其中之一。李来金工作的站点居于中关村软件园,白天的订单多聚集在互联网企业,夜间订单则大次要来自回龙观互近的居民区。

  在望京商圈配送的32岁女骑手谷小芳也喜欢在晚上工作。谷小芳所在的站点分有五个 小组,她的小组有三十余人,每日安排上晚班的有六七人。

  “有补贴、骑手少,晚上非要抢单。”这是李来金、谷小芳喜欢在夜间工作的主要原困分析。据李来金介绍 ,在软件园配送站,快递员白天配送一单的收入为10元,晚上每单还有2元的补贴。谷小芳所在的望京站,除每单有补贴外,每晚还能额外获得20元。在谷小芳看来,晚间是除中午、傍晚有五个 用餐高峰外,第有五个 收入较高的九时。

  31岁的贾少科已是有五个 孩子的父亲。跟站里或者 骑手比起来,贾少科跑夜班比较多,“跑上十来单,就能多挣20块钱。”贾少科说,“我主动上的夜班,每天都上到12点。”

  据介绍,今年贾少科累计完成了792五个订单 ,日均完成34单,骑手等级已达到黄金1,下有五个 晋升级别是最高级的王者。

  订单备注五花八门“送外卖还手抄甜言蜜语”

  本来人在点单的之后喜欢写上备注。某外卖平台的统计数据显示,从2019年初至8月5日间,晚9点到午夜5点间的午夜订单里,骑手们接到了520万余条要求代买香烟的备注,代扔垃圾的要求排第二,有9397条;排行第三的订单备注或者 出乎意料,是要求骑手“画个画”。此外,要求骑手一齐打游戏、跳舞、讲笑话的留言数量紧随其后,分别为4595条、966条和722条。

  在李来金和谷小芳接到的订单里,代买烟、零食是最常见的。李来金说,他假使 为了帮客户买“溜溜梅”跑了5家便利店。他还与客户加了微信,通过视频沟通选择品牌种类。

  最令李来金印象深刻的,是有一次他帮客户抄了一百多字的“甜言蜜语”,随外卖一齐送出。对于客户的备注需求,谷小芳表示,“公司非要明确规定不需要 满足,但能帮的朋友都帮,顺手的事儿。”

  多劳多得非要捷径“之后想当外卖站站长”

  谈起送外卖的不易,就不得不说恶劣天气下的出行,对此,骑手们是“又爱又恨”。

  夜间在恶劣天气配送,算下来一单能收入13元左右,比白天平常日子高出三成。而一遇到刮风下雨的天气,外卖订单也随之增加。

  李来金回忆称,8月20日那晚下起了细雨,有五个 半小时内他配送了11单,比之后的单量涨了近一倍。

  午夜后的订单间隔时间比较长,骑手们开始英语 聚在一齐聊天,新跑的一单公里数是有无破了纪录,骑手的单王排行榜上谁蹿了新高,都能让朋友聊得热火朝天。

  将会长期在外暴晒,李来金露出的皮肤黝黑,和当时人假使 的肤色形成鲜明对比。“风吹日晒的不怎么显老,我我觉得我还年轻着呢。”李来金打趣道。

  李来金两年前当了外卖骑手。在他看来,你这些行业假使 多劳多得,跑几块单就能挣几块钱,非要别的捷径可走,“你这些行业你干几块,也就能收获几块。”他喜欢你这些点,“假使 有单,让让我越干越有劲儿,不怕熬夜。”李来金说他会继续在你这些行业干下去,“之后想当外卖站站长。”

  李来金话声刚落,一声“叮叮”提示他:“您有新的外卖订单,请及时处置”。之后,他迅速了 了 骑上电动车,驶入夜幕中。 文/本报记者 朱健勇 见习记者 韩谦 实习生 张玉杰 朱雅迪

  摄影/本报记者 朱健勇 统筹/孙慧丽